Uber无人测试车撞死人内幕:安全性曾受质疑

图片 1

2018 年 3 月 26 日,一辆 L4 自动驾驶汽车(改造于沃尔沃 XC90)在亚利桑那州的公共道路上撞击一位行人并致其死亡。这也是世界首例 L4 车辆因车祸致人死亡事件。

今年3月18日,网约车巨头Uber的无人驾驶测试车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坦佩市撞倒一名行人并致其死亡,这是涉及无人驾驶汽车的首起行人死亡事件。

今天,在采访 Uber 多名公司员工(包括前任员工),查看内部文件(邮件、会议记录等)后,外媒 Business Insider 首次披露事故发生前后的诸多细节:管理混乱、内讧猖獗、同时肩负极大竞争压力...... 有员工甚至在采访中直言,事故发生前的自动驾驶系统「可能会杀死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

在Uber准备重新上路测试其无人驾驶汽车之际,美国主流网络媒体BI采访了该公司多名现任和前任员工,并查看了内部文件。这些员工和文件描述了诸多内幕细节,包括Uber旗下无人驾驶汽车部门ATG内部广泛存在的管理紊乱、无所不在的内讧和追赶竞争对手面临的压力等。

图片 2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调查人员正在检查Uber一辆发生致命事故(2018年3月20日发生于美国亚利桑那州坦佩市)的自动驾驶汽车。 来源/路透社

消息人士透露称,在事故发生前,Uber工程师们曾被迫“调整”无人驾驶汽车,使其行驶更平稳,以便为年底计划好的大型演示做准备,但这意味着汽车无法对看到的一切做出恰当反应。有员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可能会导致蹒跚学步的孩子死亡。尽管这种情况没有出现,但早晚会不可避免地发生。”许多员工说,这些问题至今依然存在。

一个礼拜前,苹果联合创始人 Steve Wozniak 公开表示, 自动驾驶汽车不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实现,并且还直言「我不相信自动驾驶汽车」。然而,有关 Uber 的这篇报道表明,尽管当前软件技术不成熟,但是,让自动驾驶技术变得危险的恰恰是人。一个激进、对这个高风险应用领域缺乏敬畏之心的文化,才是 3 月那起车祸的元凶,是它关闭了汽车的自动刹车功能。

以下为BI文章摘要:

软件技术不成熟,装备也欠佳

在几乎没有月光的周日晚上,49岁的伊莱恩·赫茨伯格(Elaine Herzberg)推着她的粉色自行车走进亚利桑那州坦佩市密尔路(Mill Road)的一段繁忙路段。几秒钟后,Uber无人驾驶的沃尔沃SUV接近63公里的时速撞上了她,并致其死亡。

所有受访员工表示,工程师们都清楚一点,在各种情况下都无法识别或预测包括行人在内的各种物体的路径。

车内,只有安全司机拉斐拉·瓦斯奎兹(Rafaela Vasquez)在独自工作,而且她的目光未曾聚焦在路上,也没有按照工作要求的那样在iPad应用程序中输入数据。她正在手机上收看Hulu节目。直到汽车撞倒赫茨伯格时,她才抬起头来,抓住了方向盘。

比如,两名知情人士证实,这辆车在「近距离感应」方面装备欠佳,因此它并非总是能探测到车附近几米以内的物体。

美国国家安全运输委员会提交的初步报告、警方报告以及当时的视频,还原了3月18日致命事件的细节。这起交通事故震惊了Uber无人驾驶汽车部门ATG的所有人。几名员工表示,员工们在聊天室和大厅里纷纷议论他们的恐惧之情。

图片 3

无人驾驶汽车被宣传为比人类驾驶更安全,能以计算机的速度观察和做出反应,但Uber的汽车却卷入了史上第一起无人驾驶汽车致使行人死亡事件。几名员工称,当他们得知赫茨伯格是个乱穿马路、无家可归的女人,且她的血液检测冰毒和大麻呈阳性时,许多人抓住这些细节来为这场悲剧辩解。

「这可能会杀死一个在停车场蹒跚学步的孩子。当然,这是我们的假设。这是一场没有发生、但可能发生的事故。」一名软件开发员称。而且,树枝阴影、成堆树叶都会把汽车弄晕。

图片 4

软件团队的领导者每周都会听取数百个问题的简报,但是问题并不总是那么容易解决。

NTSB的调查人员正在检查发生致命事故的Uber无人驾驶汽车

在安全都成问题的情况下,奢谈用户体验

当员工们发现瓦斯奎兹在看Hulu时,他们发现Uber雇佣她之前,瓦斯奎兹已被判犯有重罪,并对她进行了诋毁。一名员工称:“人们把一切都归咎于她。”但内部人士表示,瓦斯奎兹和赫茨伯格并不是造成这次致命事故的唯一因素,还有第三方应该受到指责,即汽车本身,以及制造它的人做出的一系列可疑决定。

然而,在清楚软件技术不成熟,连安全问题都没法得到很好保证的情况下,公司将用户体验放到了更重要的位置。

NSTB报告称,这辆汽车在撞到赫茨伯格前六秒就发现了她,而且在撞到她前一秒就知道应该紧急刹车,但它却没有那样做。知情人士称,这款车的设计者禁止在紧急情况下刹车,即使它发现了“粘糊糊的东西”——Uber对人或动物的称呼。NSTB的报告称,Uber故意让无人驾驶汽车刹车失灵。报告发现,这款车的设计者还关闭了沃尔沃自己的紧急刹车设置。BI看到的电子邮件显示,他们甚至修改了汽车的转弯能力。

科斯罗萨西接手时,曾考虑过关闭这个项目,因为它可能要花费数十亿美元,《纽约客》的一篇特写文章中谈到。因此,Uber 自动驾驶汽车研发部门ATG(Advanced Technologies Group)的负责人及其高管团队希望通过一些展示,给这位新任 CEO 留下深刻印象,否则,他们的优厚待遇将会不复存在。多名员工表示,高级工程师的薪酬超过 40 万美元,主管薪酬(包括工资、奖金和股票期权)高达 100 万美元。

关于赫茨伯格的死,大多数文章都集中在司机的过失上。但到目前为止,关于工程师和高管为何关闭了汽车的自动刹车能力,还没有太多信息。内部人士透露,这是公司内部混乱的结果,至少部分动机是为了取悦新老板。BI采访了Uber无人驾驶汽车部门的七名现任和前任雇员,并查看了与无人驾驶汽车计划和事故有关的内部电子邮件、会议记录以及其他文件。

同时,作为全球最大的网约车服务公司,Uber 深信给客户提供良好体验的必要性。如果乘客们打算接受无人驾驶汽车,这段旅程就不能让人觉得太糟糕。

BI了解到,这些内部人士声称,尽管对这款测试车的安全性发出了许多警告,但在事故发生前的几个月里,Uber高管团队有更紧迫的任务,即打造能为Uber新任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希(Dara Khosrowshahi)留下深刻印象的演示,以及给他带来愉快的“乘坐体验”。

因此,在科斯罗萨西上任 1 个月后,产品团队高管埃里克·汉森(Eric Hansen)就发布了「产品需求文件」,要求工程师考虑「乘客体验指标」,并要求年终大型演示只能有一次「糟糕体验」。这个高标准让一些专注于解决安全相关问题的工程师感到非常震惊。

这些员工和文件描绘了这样一幅画面:

消息人士解释说,工程师可以「调整」无人驾驶汽车,使其驾驶更加顺畅,但使用的是不成熟的软件,这意味着, 不允许汽车对它看到的一切做出反应,无论真实与否。这是相当危险的。

——ATG高管担心科斯罗萨希取消这个项目,结束他们高薪工作,为此他们希望向他展示项目进展;

「如果把一个人放到车里,死亡几率达 12%,你就不应该优先讨论任何关于用户体验的事情,而是专注于安全。」一位工程师说。

——据称工程师们被告知要创造一种平稳的乘坐体验,因此在安全方面做出了危险的妥协;

两个安全驾驶员裁减为一个,分心驾驶

——激励和优先事项迫使团队快速行动,宣称取得进展,并取悦新任首席执行官;

让安全问题雪上加霜的是,公司决定开始使用一个驾驶员,而不是两个。

——各种警告信号要么被忽视,要么没有得到足够重视;

过去,一位驾驶员负责记录里程,另一位负责将汽车的问题记录到 iPad 应用程序中,并处理汽车识别路上物体的请求。现在只有一位安全驾驶员,这意味着,他需要负责所有这些工作,公司这样做的目的主要是想有更多的人来记录里程。但是,公司内部许多人认为, 这会导致驾驶员分心,不安全。

——ATG内部管理混乱,内讧无处不在,以至于似乎没人知道其他人在做什么。

而当天事故视频也验证了这一危险。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那位汽车驾驶员向下看了几秒钟,可能是看了看仪表板 iPad,然后抬起头来看路,但是太晚了,根本来不及反应,一张脸扭曲成震惊的表情。

3月18日事故发生后,Uber停止了无人车测试。不过该公司已经在制定新的计划,以便让汽车重新上路。优步正试图赶上Waymo和通用汽车等竞争对手,后者从未停止过道路测试。

如此追求里程数也与公司过于简单的自动驾驶性能衡量标准观念有关:ATG 认为, 汽车在没有人类帮助的情况下行驶的距离越长,它就会变得越聪明。但现在整个行业都意识到,这种衡量办法过于简单。

“可能会杀死蹒跚学步的孩子”

Uber 现在表示,当其无人驾驶汽车再次上路时,该公司计划恢复两个安全驾驶员的配置。

对有些Uber内部人士来说,赫茨伯格的死是无人驾驶汽车的悲剧结局,但这并不令人意外,因为这辆汽车本不应该于夜间在公路上行驶。

有毒文化

图片 5

然而,在出现上述安全隐患后,ATG 管理层却反应迟钝,甚至不予理睬。

Uber无人驾驶的沃尔沃SUV

比如,针对安全驾驶员剪裁导致的隐患问题,高层并未认真对待来自安全驾驶员的愤怒电子邮件。在安全测试工作上,每个项目团队都按照自己的方式做事,没有人监督整体测试。团队与团队之间也充满嫌隙。比如,从卡耐基梅隆大学挖来的团队与旧金山的团队并不能相处融洽。

据知情人士透露,ATG目前每年的预算为6亿美元(也有人称10亿美元)。尽管Uber称其“对ATG团队正在从事的工作充满信心”以重返正轨,但其在各方面都远远落后于无人驾驶汽车市场的领先者。所有受访员工表示,事故发生时,工程师们知道这辆车的无人驾驶软件还不成熟,在各种情况下都无法识别或预测包括行人在内的各种物体的路径。

图片 6优步 ATG 在匹兹堡的办公室。 来源:Business insider / danielle Muoio

例如,两名知情人士证实,这辆车在“近距离感应”方面装备欠佳,因此它并非总是能探测到距离几米以内的物体。一名软件开发员称:“这可能会导致一个在停车场蹒跚学步的孩子死亡。这是一场没有发生、但可能发生的事故。”他们还称,每周,软件团队的领导者都会听取数百个问题的简报,而且问题并不总是那么容易解决。

至于团队管理层为什么会主动做出如此充满风险的决定,可能与这个团队的激进文化和目标有关。

例如,树枝问题。在由软件副总裁乔恩·托马森(Jon Thomason)负责优先处理问题的定期“分诊”会议上,树枝问题连续数周出现。许多人称,树枝在路上制造阴影,有时汽车会误认为这是物理障碍。

「现在的问题不是公司能否生产一辆自动驾驶汽车,而是它能否快速、廉价地生产一辆自动驾驶汽车,以解决 Uber 的收入问题。」ATG 负责人在接受《纽约客》采访中曾经说道。

图片 7

事发后,「我们的车撞了人, 但 ATG 内部没有人承认『我们做错了什么,我们应该改变这些行为。』一位受访员工遗憾地表示。

ATG部门软件副总裁乔恩·托马森(Jon Thomason)

不过,报道透露, 目前团队的核心管理层并未换血,团队也再度被告知:

一位工程师解释说,Uber的软件“会把它们归类为实际在移动的物体,而这些汽车会据此做些愚蠢的事情,比如停下来或呼叫远程援助。或者软件可能会崩溃,脱离无人驾驶模式。这是我们试图解决的一个普遍问题。”另一名工程师回忆说,在一次会议上,托马森勃然大怒,要求解决这个问题。但Uber发言人否认了其汽车受困于树枝阴影的说法,并称汽车停在路上是受到真的树枝所阻。

「我们需要在 2019 年前公开展示某些新东西。」

与此同时,另一名员工也表示,成堆的树叶可能会把汽车弄晕。第三位员工则称,他们还努力来教汽车识别树叶。员工们还表示,汽车并不总是能够预测行人的路径。BI看到的电子邮件显示,当车辆行驶的车道部分堵塞时,汽车软件并不总是知道该怎么办。最重要的是,Uber的一些工程师表示,他们认为这些汽车没有在更安全的环境中进行彻底的测试。他们想要更好的模拟软件,更频繁地使用。

事件回放

图片 8

2018 年 3 月 26 日,一辆 L4 自动驾驶汽车(改造于沃尔沃 XC90)在亚利桑那州的公共道路上撞击一位行人并致其死亡。这也是世界首例 L4 车辆因车祸致人死亡事件。

Uber的无人驾驶汽车

5 月,美国国家交通安全局发布的关于 Uber 事故的初步报告中指出,Uber 的自动驾驶软件没能在 Herzberg(受害者)横穿马路时准确识别出来。报告同时指出,当 Uber 的系统出现任何问题或突发状况时,其系统完全依赖于集中注意力的操作人手动介入。

在事故发生之前,Uber就开始着手解决这个问题。今年2月,该公司聘请了一位受人尊敬的模拟工程师。最近,Uber公开承诺,当它获准重新上路时,将进行更多的模拟测试。在赫茨伯格出事之前,该公司称没有进行太多离线测试,也就是现在被称为模拟测试的方法。除了模拟,测试无人驾驶汽车的另一种方法是在测试跑道上。

5 月 24 日,据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周三,Uber 宣布关停在亚利桑那州的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同时伴随着近 300 名员工被裁,其中大多数是测试驾驶员或者「车辆操作员」。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852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Uber无人测试车撞死人内幕:安全性曾受质疑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