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同志电影第二弹——我私人的爱达荷

初看片名——Idaho,以为是片中一人物的名字。后得知是地名。

原创 公众号 业余美剧爱好者

开头,一本翻开的词典提供一个单词的释义:

        上一篇长文把我写伤了,我大概是有点没经验,恨不得把整个电影截下来,以致于最后成品可能有点冗长,看起来也累,于是第二弹我决定稍微写得简短一点,剩下的就让看的人自己体会吧。

nar-co-lep-sy n. a condition characterized by brief attacks of deep sleep.

        这部电影依旧不是一部快乐的电影,它的氛围惨淡,情节压抑,从始至终令人喘不过气来。它的原名叫《My own private Idaho》,直译过来是《我私人的爱达荷》,另两种翻译还有《不羁的天空》和《男人的一半还是男人》,显然最后一个翻译得很垃圾。而前两者相比,《我私人的爱达荷》这个名字,乍一眼看上去,好像不太容易理解,《不羁的天空》却稍微浅显一些,简笔勾勒出了影片的轮廓,模糊地可以令人想起一些与漂泊和自由有关的影像。只是我以为,即便这个翻译还算切题,原名的直译却仍是最耐人寻味的,我也最喜欢它,因此在这里我也用它。

接下来的几十分钟,完全不知所云,色调柔和,音乐迷幻;

        影片开头,男主麦克站在爱达荷州的一条公路上。

下半段,逐渐分明。

        他看上去像是个普通的漂亮年轻人,站在一条荒芜的大路中间,茫然不知所措。事实上他是个男妓,或者说,更像是个靠出卖自己为生的无家可归之徒。他的家庭不太正常,母亲是个疯子,父亲则是他哥哥。这使他对正常的家庭生活十分向往,也使他承受着许多无可排解的痛苦。

一半

        他说他被困在这里,或许是因为他感觉到他在整个人生中都被困住了。影片于细节中处处体现着这种无望,甚至无需刻意点明。

这个男人叫迈克,在公路上呓呓自语,一紧张就嗜睡。

        他时常会想起有关母亲的片段,结果往往是一阵晕厥。这是他的一个毛病——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生晕厥。

生下来,父亲未知,母亲已离他而去。此后沦为男妓。

        他独自一人在外生活,赖以为生的唯一途径就是跟别人回家,有一次,他在一个女客人的家里遇到另一位男妓,斯考特——这便是影片的另外一位男主了。

或许这是他唯一的求生方式。

        基努里维斯在中年发福之前,真的可谓颜值与身材俱佳,年轻时候扮演叛逆不羁的浪子,也演得神形兼备。然而在电影当中,斯考特虽然与麦克同为男妓,两人地位却是天壤之别。斯考特是市长的儿子,之所以沦为男妓则是因为他选择故意与自己的父亲作对,而不是因为他无路可走。

有位客人,事前告诉迈克自己的生日:1944年4月4日。

        在这位女客人的家里,麦克再一次晕厥发作。

4+4+4+4=16 1+6=7 7,他的Lucky Number。

        斯考特把他搬出来,留在这个高级小区里面。

迈克的最大希望就是找到自己的母亲,

        第二天醒来之后,麦克在这个小区里遇到一位德国人。德国人想要跟他搭讪,载他一程,麦克却立刻回绝。他大踏步往前走着,然而再一次晕厥了。

这条是通向他的出生地——Idaho州的公路。

        这一次麦克醒在波特兰,斯考特的怀里,斯考特带着麦克搭上那位德国人的车,来到了这里。

他在这里孤独的守望,守望……

        麦克起初对他多有防备,大约是因为一直生活在一个不得不时刻防备着的世界里,但很快他们成为了朋友,一起流落街头、坑蒙拐骗,享受着不羁与堕落的生活。

关于母亲

(这段时光看起来多么快意,我几乎都要相信他们两个是互相喜欢的了)

每次的昏厥带来每次对母亲的回忆。那些仅有的支离破碎的片段。

        在他们这个混浊的小圈子里,斯考特声称有一位鲍勃是他真正的父亲,他和麦克一起捉弄鲍勃取乐,他对鲍勃说,自己一到二十一岁,就会变回父亲的乖孩子,继承一大笔遗产,重新成为一个体面的人。

湛蓝的天空飘着朵朵浮云;跳跃的鱼群;绿色的原野上孤单的木屋。

        两人之间的巨大鸿沟,从此处得到微小的体现,但仅从此处,我们或许还未能够具体地有所认识,正好像麦克也还没有开始清楚地认识到这点一样。

母亲抱着迈克,抚摸那金黄的头发,反复地说:“一切都会好。”

        某一天,麦克突然说要去找他哥哥(爸爸),于是斯考特就陪他一起来到了爱达荷,找他的家人。

醒来之后会忘却,发现自己又站在原地,越来越无助。

        为什么麦克要和斯考特一起去爱达荷,这个给他自己带来无尽痛苦的地方呢?一方面我认为,麦克一直很渴望家庭的温暖,越是流浪,他对家的依恋便越是深厚。另一方面,或许他把爱达荷当成一个他的归宿,一个他私人的爱达荷,就像他私人的斯考特一样,他想把斯考特带回他的归宿,变成他的归宿。在路上,麦克和斯考特围绕在篝火旁边,他突然小心翼翼地对斯考特吐露了自己的感情。他的声音很轻,大约是有些提心吊胆的,他越说,便将头压得越低,最后整个人蜷了起来,谁能想象出他的难过呢,谁又能想象出他的深情呢?至少不会是斯考特了。

另一半

        不用付钱,这是麦克的爱。

斯考特,迈克的好朋友,市长的儿子。

        直男斯考特,直直地伤了麦克的心。

骨子里透着与生俱来的反叛意识。

        再之后,他们找到了麦克的哥哥(爸爸),麦克从他哥哥(爸爸)那里得到了或许能找到他妈妈的方式,于是他们又一起去罗马寻找麦克的妈妈。

为了钱与男人做爱,报复是他的终极快感。

        而这一趟去往罗马,他们也奔向了这趟旅途之末。在麦克妈妈曾经住过的房子里,麦克没有找到自己的妈妈,斯考特却和一个女孩恋爱了。他们在麦克跟前若无旁人地亲吻。

再过一些日子,他就可继承父亲的财产,过着上流社会的生活。

        没过几天,斯考特便离开麦克,带着女孩离开了罗马。

迈克昏厥时,斯考特都在他身边,好好的照顾他,直到迈克苏醒。

        斯考特走了,麦克只得继续回归自己的流浪与卖身生活。失去斯考特之后,他的人生变得更加无望了,他找不到自己的归宿。斯考特从来就未曾真正走入过麦克的生活,他的自甘堕落,来自于生性叛逆和对于未来的一种有恃无恐,他满怀热情地体验尽这快感,只待时机一到,就会毫不犹豫地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他拯救不了麦克,麦克并不是他的归宿。

男人的一半还是男人

        斯考特回到波特兰,果然继承父亲的遗产,摇身一变成了个体面人。他西装革履,衣冠楚楚,坐在车里路过街边有如流浪汉的麦克,却并不曾多加注目。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852发布于产品展示,转载请注明出处:经典同志电影第二弹——我私人的爱达荷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