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子的一生:致我最敬佩的女人---------弗里达.卡

=========================
以上评论的是电影中的弗里达,真实的弗里达大概与电影形象相去甚远,据说要放荡得多、“超世俗”得多。她与托洛茨基之间也并没有太多浪漫可言,很快她就“厌倦了那个老头”,托洛茨基试图挽回芳心的长信在她看来大概就像中二学生的情书一样可笑。

她的一生何其之短,却又何其之耀眼。

里维拉赞美她的天赋,但她只关心能否靠自己的画作谋生,能否成为“自立的瘸子”。里维拉说“我画的是外部世界,而你的画展现内心”,但对她来说只是画下另一种具体的现实而已。如果托洛茨基曾打动她,或者说他们曾相互打动,一定是因为他们看到对方身上的相似处,对他们而言活着本身就是最有意义的事。她对里维拉说:“我一生中有两起大事故,一起是车祸,另一起是你,你比前者糟得多。”弗里达需要实在、具象的满足,用抒情化的语言恭维她抽象的灵性并不能填补她真实需求的缺失。并非精神上的超脱让她有别于其他女性,相反她更加世俗,也更坦然地面对世俗的欲望(以及欲望的代价)。奇怪的是,这样一个人画笔下的生命反倒脱俗了起来,而且帮她摆脱了肉体的疼痛。

"I hope the exit is joyful and I hope never to return."

1954年的7月,她像一首精致的诗,静静从这个世界凋零。

人们用一百种修辞赞美和欣赏一个女人的伤疤,但她只想设法在世俗的疼痛中活下来而已。

你看,上帝就是这么得不眷顾她。

18岁时,弗里达遭遇了一场严重的车祸,造成了她脊柱,锁骨,肋骨断裂,更让人绝望的是,在此后的一个月里,她不得不平卧,被固定在一个塑料盒式的装置中。

而错过她的时代,也将成为我一辈子的遗憾。

那个有着黑色长发的女人,那个眉毛像飞鸟一样惊人的女人,那个有着迷人大眼睛的女人,即使再厚重的历史尘埃也掩盖不了那个女人的绝代芳华啊!她像灰烬中的玫瑰,她像最醇厚的红酒,她拒绝上帝,成为独一无二的存在。

这就是我认可她,并且崇敬她最为重要的原因。

6岁时的车祸后不久,她就开始画画,并且这也成为她终生的职业。

“我不画梦,我画我的现实。”这句话是出自弗里达之口。

弗里达挑着眉眼,将一瓶酒一饮而尽,成功化解了异常矛盾,我赞叹与她的豪气与奔放,还有蕴藏在其中的智慧。

最后,人们在她的日子里发现她写到:我希望死是令人愉快的,而且我希望永不再来。

里维拉风流无比,新婚后不久,他就不断与模特,影星,以及他的学生有染,甚至和弗里达的妹妹私通。

没有人会讨厌真诚的人,于我而言更是如此,我敬佩她。

6岁时,弗里达患上了小儿麻痹症,这使她的右腿明显瘦弱,终生如此。

------Frida Kahlo

就是在这一瞬间,我恍惚走进了那个时代。

在最为糟糕的日子里,她遇到了最为真诚的伙伴,并且在余生中和它一起战斗。

你几乎能从她身上找到人类女性最伟大的特点:坚强,勇敢,自立,向往自由,以及对生命充满着热情的希望。

常人能够忍受一次苦难而重生已是不易,她却能一次次华丽的转身。

-----弗里达。

他是她学生时代崇拜的偶像,他们信仰共产主义并且一起投身于人民运动,甚至弗里达达成的成就离不开里维拉。

“我生命中遭遇过两次巨大的灾难。一次是被车撞了,另一次是遇见我的丈夫。”

她是墨西哥最为伟大的女画家,甚至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为伟大的女画家。

我不明白他们的这种情感,但我支持他么这么选择的权利。

全世界都有她的崇拜者。她到法国时,毕加索宴请她。在美国,人们爱她的作品也爱她的美貌。在她的家乡墨西哥,没有人不崇拜她。

从《穿天鹅绒服的自画像》到《生命万岁》她的作品无一不是在展示着自己的灵魂。

我崇拜弗里达,甚至不惜用人类所创造的最伟大的词汇来赞美她,因为她是一个上帝见了也会让步的女人。

图片 1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852发布于产品展示,转载请注明出处:鸽子的一生:致我最敬佩的女人---------弗里达.卡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